会友的茶院,自在畅谈的乐趣--庭院素心,茗香宜趣

闲暇之日,男主人邀约三五好友一起品茶。几株兰花,一壶清茶,赏庭院美景,畅谈心事,将烦心琐事暂时抛之脑外,想像着将自己置身于这样一处载满笑语的茶院,心也会随之渐渐轻盈起来。
颜真卿在《春夜啜茶联句》中有云:“泛花邀坐客,代饮引清言”。正是说的如此一番光景。
一方茶院,俨然成为了一种媒介,作为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桥梁,关系的纽带,将物质层面的生活上升为艺术与精神层面的享受,我们以茶为礼,以茶待客,以茶修心,其实更是通过品茶静心、涤尘、修身养性,从而提升自己的精神,丰盈自己的内心。

父亲的茶院,沁润入心的茗香--润物无声,茗茶寄情

小时候,父亲每每在院子里喝茶,总爱把我唤到身边,闲聊近况也会让我陪着喝几口茶。少年怎懂茶滋味,只觉得微微有些涩之外,并没有其他感觉。
不惑之年,阅历渐厚,开始懂了品茶的滋味,也明白了儿时父亲给的茶中温暖醇厚的况味。
国人情感愈是深厚,愈是内敛婉转,不能直接表达,于是将这一份厚厚的关爱沏入茶中,一杯爱意之茶,邀半晌陪伴。如今,在观唐云鼎,为父亲还原一处他钟意的茶院,不等他邀约,便自觉列席,依旧闲聊近况,依旧陪着喝茶,终于也品出了茶绵柔而又醇厚的香味。

自我的茶院,一场禅意的修行--一方庭院,安放吾心

人生有时需要独处。愿寻一角落,片刻的悠游,一杯清茶,闲坐半日理思绪。 将茶道当作一种修炼,于每日的品茶过程中感悟生活,感悟人生,探寻生命的意义,这是对茶艺有了一定了解后,将精神寄托提升到精神层次的觉悟,也是茶艺的至高境界。皎然大师便是其中的佼佼者,他的诗作《饮茶歌•诮崔石使君》既有茶韵更具禅意:

这首诗不但道出佛家禅宗对茶作为清高之物的一种理解,也表达了对品茗育德的一种感悟。而禅宗历来主张“平常心是道”的茶道之理,是对抛却贪、嗔、痴的一种解读,当你端起茶杯,放下一切的瞬间,再来体会“孰知茶道全尔真,唯有丹丘得如此”之意,得到的羽化人生境界,烦恼顿去,是何等洒脱。

有这样一方茶院子,与密云山青绿水为邻,和自然花草鸟鱼为伴,尽享大自然的恩赐,在这里,有一段至美的邂逅,一场禅修的生活。庭院温盏,春水煮茶。